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佛冈资讯 > 图片新闻
背景颜色:       
佛冈法官以案说法:让法律成为维护妇女权益的武器
分享到:
发布日期:2018/3/7 9:43:05  来源:佛冈县新闻信息中心  字体:【

清远日报讯 记者刘炽坚 通讯员邓金勇 罗泽伟 妇女是社会建设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但受生理因素、社会地位、传统观念的影响,妇女在过去总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新中国成立后,妇女的地位日渐提高,合法权益受到充分保障,我国为此专门制定了相关的法律,并规定每年3月8日为妇女节。今天就让我们通过佛冈人民法院审理的几个案例,聚焦妇女权益保护问题。


新中国成立后,妇女的地位日渐提高,合法权益受到充分保障。(图为佛冈女工)黄超贤摄


案例一:女儿因抚养问题将父亲告上法庭

原告的母亲阿玉(化名)与被告大明(化名)原是夫妻关系,共生育两个儿女,儿子小健(化名)和本案原告小景(化名)。2006年3月,阿玉和被告大明双方在佛冈县民政局协议离婚,离婚协议约定原告小景和小健由被告抚养,未有约定抚养费。双方离婚后,被告搬到出租屋居住,将两个儿女留在阿玉身边,阿玉并未反对,但双方也未约定抚养费。两个孩子一直以来在阿玉身边生活、读书。如今小健已经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大学期间的生活学习费用由被告负担,女儿小景仍在县城北中学读初中二年级。2017年7月,小景以父亲未履行抚养义务为由,将父亲起诉至佛冈法院,要求被告支付抚养费。

佛冈法院认为该案是抚养费纠纷,被告离婚后以子女不跟其出去租屋居住为由,将子女留在阿玉身边生活、读书,阿玉虽未反对,但实际上本应由被告承担的抚养责任转移给了原告的母亲,使得母亲和女儿的权益受到侵害,故原告要求被告支付抚养费应予支持。

案例二:长期遭受家暴,女子用法律捍卫自身权益

原告阿秀(化名)、被告大富(化名)经人介绍相识恋爱,双方于1988年自愿在佛冈县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婚后生育儿子小天(化名)、小洪(化名),均已成年。原、被告在夫妻共同生活中,双方因性格不合,常为一些家庭生活琐事等发生争吵打闹。原告认为婚后共同生活过程中被告存在诸多缺点:一是被告脾气暴躁,性格偏激,行为极端,有酗酒恶习,稍有口角相争便拳脚相向,实施家暴。二是被告与其他异性有暧昧关系。被告经常通过微信与其他女性保持暧昧关系,并为此殴打原告。三是对儿子使用暴力,在家庭亲友聚会上,小儿子劝被告少喝酒,被告不听,双方发生争吵,被告盛怒之下打了小儿子并用菜刀架在儿子的脖子上,又将厨房的门窗砸坏。

2016年10月,原告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与被告离婚。答辩期间双方协商好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并于2016年10月27日达成离婚协议,约定离婚和家庭财产处理等内容,原告当日撤回离婚诉讼,后因其他原因未办理离婚手续,但原告撤诉后,双方关系仍未改善,冲突再次发生。2017年6月,原告再次起诉要求离婚,经法院二次传唤,被告均不到应诉。经多次调解,原告仍坚持要求离婚。

佛冈法院认为原、被告自愿结婚,婚后通过打拼,家庭生活不断改善,且两个儿子也已经长大成人,家庭本应是幸福美满,但原、被告双方未注意珍惜夫妻情分,在共同生活中相互间缺乏信任和沟通,时常为家庭生活琐事吵闹,导致夫妻矛盾、家庭矛盾不断产生,而被告面对矛盾时,不能冷静对待,不能控制情绪,反而以辱骂、殴打原告等家庭成员、毁坏家庭财产的方式来发泄情绪,造成原告身心伤痕累累,加剧了夫妻矛盾。被告的行为是家庭暴力行为,根据相关条例,佛冈法院确认原、被告夫妻感情已经破裂,予以准许原、被告离婚。

案例三:三男子因抢劫、强奸、猥亵妇女获刑

2016年8月1日凌晨2时许,被告人杨某、邝某、廖某驾乘两辆摩托车去到佛冈县石角镇后龙村小巷内,发现被害人小芳(化名)在独自行走,由邝某负责在路口望风,廖某驾驶女装摩托车搭载杨某将小芳拦停,杨某、廖某将小芳控制并言语恐吓,强行抢走一个手提包及一部手机。后杨某、邝某、廖某三人将小芳劫持上廖某驾驶的摩托车去到佛冈县石角镇滨江东路公厕,对被害人小芳实施抢劫后,三人轮流对其实施强奸和猥亵,杨某用手机拍摄小芳裸照以此威胁被害人。随后杨某、邝某、廖某再次将小芳劫持到佛冈县石角镇龙溪村一处空地,三人再次轮流对其多次实施强奸和猥亵。

佛冈法院认为被告人杨某、邝某、廖某在抢劫过程中以暴力、胁迫手段,违背妇女意志,在公共场所强行与妇女发生性关系,且三人对一被害人多次实施轮奸和猥亵,犯罪手段严重、情节恶劣,其三人的行为均构成强奸罪,应当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最终杨某、邝某、廖某因多次犯抢劫罪和强奸罪,数罪并罚,分别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20年。

妇女为每个家庭生儿育女,为每个社会建设者提供强大的精神支撑,应得到社会、家庭的尊重和理解。为一己私欲违背妇女的意志,对妇女实施非法侵犯的行为不仅是道德所不容,更是法律所不许,想想身边的女性亲人和朋友,为她们营造一个安全、公平的社会氛围,捍卫她们的人身安全和合法权益,难道不应该是您的义务和责任吗?